横扫僵尸

【黄叶】杏林高手

♡♡♡.这篇文对杏林高手就是望文生义,理解为种杏花的高手,原意是指医生,希望自己不要误导别人。
♡♡♡.短小不精悍,单纯甜饼,无剧情无文笔。

  黄少天步履匆匆,一路上曾有多位小仙驻足向其搭话问好,而这位素日里滔滔不绝的剑圣大人竟是未理踩他们半分,只是脚下微微扬起一阵沙尘,留给还停在当地姿势不变目瞪口呆的众仙一个匆匆离去的急切背影。

   他一时心急,竟未想到肉脚的步伐哪有腾云驾雾快,到达杏欣阁时不仅耽搁了时间,就连素色锦袍的袍尾都因此沾上了一圈灰土。他又匆匆捏了个除尘决,才走上前去。

  殿门前只有两名身着异色襦裙的美貌少女,双髻银钗,面施薄粉,口点绛唇,亭亭玉立,一人长发如瀑自然披散在肩,面若桃花,与身上粉色相得益彰,另一人棕发绾成两个马尾,蓝衣靓丽。

  “黄少天,有什么事值得你这个刚订下婚约的人这么匆匆忙忙的啊??”

  苏沐澄——也就是粉衣女子——笑着问。

  戴妍琦双手掐腰,坏笑着附和道:“就是啊,准、新、郎、官!”

  黄少天立刻炸毛,“喂!苏沐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老叶的一颗火热火热的赤诚之心!我的一番浓浓爱意比山高比海深比老叶抽完的烟叶还要多啊!”

  苏沐澄不在意地转过头去,只留给黄少天一个白眼,“你的这番话晚了。”

  戴妍琦学着苏沐澄一样转过头去,在转过去之前还冲着黄少天吐了吐舌头,“哼哼,你伤害了叶神的心!你就乖乖地回去吧!别挡着我们队长和叶神的幸福之路!”

  黄少天拼命抑制住冰雨出窍的冲动,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这两人一个是叶修的妹妹!一个是叶修的后辈!自己是叶修的爱人,叶修的妹妹就是自己的妹妹,叶修的后辈就是自己的后辈!当然,叶修也是他的!

  他挤出一个笑容,感情饱满地说:“沐橙啊,小戴啊,你们两个不要闹了噻!我们家庭内部滴矛盾还素让我们当面解决的好!嗯!俗话说的好啊,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一日夫妻百日恩!呸呸,谁吵架了!咳咳,更何况我和叶修的关系那是情比金坚,感情坚若磐石!想当年......”

  苏沐澄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戴妍琦直接恶寒地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剑圣大大的话唠能力绝对是和他的战斗力成正比,与他的身高成反比!

  看黄少天还在声泪俱下地演独角戏,估计她要是不让开她的耳朵百分百耳鸣,苏沐澄叹了口气,拍了拍下身的裙子慢慢退到了一旁,就这样让出了通往內殿的道路。

  “黄少天,要去你就抓紧时间。”

  话音未落完,面前一阵风,刚刚还在口若悬河的人已经不见了。

  “沐橙姐姐,这样就放过他真的可以么?”

  戴妍琦一脸不甘心,将自己的头埋在苏沐澄怀里摩擦几下。

  苏沐澄无奈地笑了笑,手抬起来揉揉戴妍琦的头,望着飞速缩小的身影,眼神深邃,缓缓说道:“我也不想的啊,可谁让有些人,按捺不住了呢~”

——————————

  上代斗神一叶之秋向仙帝请命退离战场后便任了个闲散职位,安居在这一方杏欣阁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更是不管外事。据传他平日闲来无事,便一时兴起手植下一阁杏花,还因此平白得了个杏花仙的称号。

  杏花红薄白浅,虽比不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却自是一天风露,杏花如雪。杏花淡香被吹散开来,不知为何却愈发绵长,缠绕过黑长的发丝,然后依依不舍地蹭过花下白衣人的唇珠,才含泪渐渐消渳于尘世。

  白衣人悠闲地躺在摇椅,书页挡住了上半边脸,似是小憩中,月白色衣袂随着椅子的摆动而来回飘动,杏花疏影里,纵无人吹笛,依旧是岁月静好。

      “老叶?老叶老叶老叶!”

  声音霎时间打破了宁静,杏花落到湖的眼眸,激起层层涟漪。

  白衣人唇角浅浅一弯,又立即恢复,仿佛刚才不过是错觉一般。手指抬起轻轻撩开书页一角,眼睛向外一瞥,看见黄少天的身影后立刻放下,不管旁边声音如何喧躁,他自兀然不动。

  “老叶,杏花都开了,你喜不喜欢?”

  “老叶,你睁眼看下我嘛,你瞧。”

  “老叶~老叶~”

  黄少天一只手扒住摇椅的顶端,轻轻摇动着椅子,另一只手悄悄抬起想要拈住书页,将碍眼的书本去掉,只是还未等他碰到,就被白衣人打了一下。

  黄少天捂住被打的那只手,神情委屈地道:“老叶,你还在生气啊。”

  叶修已随手将书扔在一旁,他打了个哈欠便直起身来,目光却连一丝都未给予黄少天,淡淡道:“有什么好生气的。”

  黄少天是不信的,他绕到叶修身前,他刚到叶修便站了起来脚步一动,转过身去,只留给黄少天一个后脑勺。

  黄少天:“......”

  黄少天:这叫没生气?

  黄少天两指勾起叶修披散开的发丝,绕着自己的手指成圈,眼里写满千般万般的委屈,道:“老叶,那什么鬼未婚妻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们蓝雨向来是在仙界边界上驻守,千百年不回来一趟,这未婚妻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我能怎么办,我也很委屈啊。

  身为前任斗神,叶修自然清楚这些事,如今仙界承平日久,这些军团的战神也个个都闲的要命,但是这些武神们通常都最烦仙界中心里的尔虞我诈,恨不得举家都搬到边界。

  但心里清楚是一回事,别的又是另一回事。

  叶修笑了笑:“那你那未婚妻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这么好运砸你头上去了?”

  黄少天连忙怒道:“谁知道仙帝那老王八发什么神经!忽然来这么一出赐婚的把戏!”

  说罢,还像是不解恨,脚狠跺地,踩了好几下才罢休。

  叶修有些懵:“...老王八?”

  黄少天恨极咬牙:“对!他们一家都是王八!”

  叶修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你这一骂可是连自己都没放过啊。”

  黄少天有些没跟上叶修的脑回路,还没理清思路就只听叶修又说,“仙帝想来也没什么恶意,那这件事就先放过你。”

  黄少天被叶修的突然转变弄得莫名其妙,但心里明白叶修大概是不生气了,一双眼睛便明亮了起来,似晨光流泻。

他将叶修颈后的发丝扫在一旁,露出底下白润修长的脖颈,嘴唇轻轻靠近,呼出的气息微烫,染红身下人的耳垂。他轻声说:“叶修,我只喜欢你!只爱你!  一颗真心都捧出来给你!”

  叶修一把推开黄少天,面色如常,只是指间却微微颤抖,出卖他心底的波澜。

  叶修目光漂移向远方:“挺好看的。”

  黄少天:“什么?”

  “我说杏花。”

  黄少天笑了,虎牙露出增添了几分少年的稚气,他盯着杏花下耳垂微红面上却一派淡定的人,大声道:“我也觉得特别好看!”

 
 

小剧场
    叶父:没错,我就是那老王八。
    叶修:额...那我是...
黄少天:【惊恐】岳父大人我错了!

2.
黄少天:没错,我才是杏林高手。
    叶修:没错,你才是杏花仙子。
    众人:......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