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僵尸

【胜出】你的眼里沉睡星河【一】

  ◇◇做了轻微的修改,角色ooc请注意

爆豪胜己的目光沉在绿谷眼眸里的海青色里,那双无论何时都不曾消失的眼瞳,应该一如孩提,澄澈纯净,宛若珠穆朗玛峰最顶端上簇簇闪着白光的积雪。

  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没有这样直视过绿谷出久了。

  但他清楚记得,那双眼睛里,无时无刻都不在跃动着对成为英雄的向往。即便是他还是无个性的废物那段日子里,那该死的固执与坚持依旧存在感十足。

  爆豪胜己厌恶着绿谷出久的双眼,讨厌他该死的执着与自以为是,但现在他发现,比起一双空洞单调的装饰品来,其实那并没有多么让人讨厌了。
 
  ——毕竟任何东西,在一片死灰的映衬下都会显得弥足珍贵。

  “小胜,我...好像看不见了。”

绿谷出久——NO.1英雄人偶——失去了他的眼睛。

——

  “敌人的个性?”

  绿谷出久抿住嘴,光听爆豪声音里的怒气也能想象到他此时的表情是有多么狰狞。

  还好现在看不见。

  绿谷垂着头偷偷想。

  “你是蠢货么?啊?连敌人个性都没弄清楚就冲过去?雄英的教育都是被你吃了么!!”

  爆豪胜己手心火花四溅,嘶嘶作响。在绿谷出久听来就像是毒蛇吐舌一样,不,比毒蛇还要可怕一万倍,他已经悲切地在心里给自己点上了一排白色的蜡烛。

  爆豪胜己无异于一颗人形炸弹,还是一点就炸的那种,现在这颗炸弹的引线显然被点燃了。

  绿谷出久下意识紧紧闭起双眼,尽管闭不闭都是一片黑暗,但闭眼显然能更加给他安全感。

  同时他怀揣着紧张不安的心情等待着雷霆暴怒的降临。

   他很清楚小胜那强大自尊与控制欲,有人大摇大摆闯进了他的领地,甚至将属于自己的东西夺取,这是小胜最无法容许的事情。

  爆豪胜己抑制着怒火的低喘声始终响在耳边,但想象中的爆炸轰鸣却始终没有到来。

  “小...”

  只是话音未落,爆豪胜己有力的手掌就捂上他的双眼。

  爆豪的手指隔着一层眼皮触上绿谷的眼球,顺着边缘轻轻转动。

  绿谷知道那双手有多大的威力,从那里分泌出的硝化甘油不仅是毒药,还是可以轻易毁掉移动大楼的热武器。

  他不禁留下了一丝冷汗,尽管他是一个坚定的英雄主义者,但此时他还是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阿门。

  绿谷出久努力憋出一个笑容,“小胜,我没事的。”

   说实话,绿谷出久真的没有太过沮丧,毕竟作为一个天生无个性的“幸运儿”,他还能保持着对英雄的向往,他的心理素质真的不会太差,况且,英雄不就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应该笑着的存在么?

  但绿谷出久是爆豪胜己心上的一块积久的肿瘤,自己无数次想要割舍,只是已经在心上扎根已深,若要强行割除,只能是心痛万分。

  他自己都不敢过分对待的东西,却被别人夺走了眼睛。

  很好,现在爆豪胜己已经被挑起了真正的怒火。

 

————————————————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爆豪真是反应应该是...

爆豪:啊哈哈哈哈哈,你个废久,还NO.1英雄呢,连个敌人都打不过笑死老子了!
绿谷:SMASH!!!

 

第一次产粮,写不下去了,短小又不甜,遁了遁了。
 

 
 

 

 
 

【黄叶】杏林高手

♡♡♡.这篇文对杏林高手就是望文生义,理解为种杏花的高手,原意是指医生,希望自己不要误导别人。
♡♡♡.短小不精悍,单纯甜饼,无剧情无文笔。

  黄少天步履匆匆,一路上曾有多位小仙驻足向其搭话问好,而这位素日里滔滔不绝的剑圣大人竟是未理踩他们半分,只是脚下微微扬起一阵沙尘,留给还停在当地姿势不变目瞪口呆的众仙一个匆匆离去的急切背影。

   他一时心急,竟未想到肉脚的步伐哪有腾云驾雾快,到达杏欣阁时不仅耽搁了时间,就连素色锦袍的袍尾都因此沾上了一圈灰土。他又匆匆捏了个除尘决,才走上前去。

  殿门前只有两名身着异色襦裙的美貌少女,双髻银钗,面施薄粉,口点绛唇,亭亭玉立,一人长发如瀑自然披散在肩,面若桃花,与身上粉色相得益彰,另一人棕发绾成两个马尾,蓝衣靓丽。

  “黄少天,有什么事值得你这个刚订下婚约的人这么匆匆忙忙的啊??”

  苏沐澄——也就是粉衣女子——笑着问。

  戴妍琦双手掐腰,坏笑着附和道:“就是啊,准、新、郎、官!”

  黄少天立刻炸毛,“喂!苏沐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老叶的一颗火热火热的赤诚之心!我的一番浓浓爱意比山高比海深比老叶抽完的烟叶还要多啊!”

  苏沐澄不在意地转过头去,只留给黄少天一个白眼,“你的这番话晚了。”

  戴妍琦学着苏沐澄一样转过头去,在转过去之前还冲着黄少天吐了吐舌头,“哼哼,你伤害了叶神的心!你就乖乖地回去吧!别挡着我们队长和叶神的幸福之路!”

  黄少天拼命抑制住冰雨出窍的冲动,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这两人一个是叶修的妹妹!一个是叶修的后辈!自己是叶修的爱人,叶修的妹妹就是自己的妹妹,叶修的后辈就是自己的后辈!当然,叶修也是他的!

  他挤出一个笑容,感情饱满地说:“沐橙啊,小戴啊,你们两个不要闹了噻!我们家庭内部滴矛盾还素让我们当面解决的好!嗯!俗话说的好啊,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一日夫妻百日恩!呸呸,谁吵架了!咳咳,更何况我和叶修的关系那是情比金坚,感情坚若磐石!想当年......”

  苏沐澄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戴妍琦直接恶寒地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剑圣大大的话唠能力绝对是和他的战斗力成正比,与他的身高成反比!

  看黄少天还在声泪俱下地演独角戏,估计她要是不让开她的耳朵百分百耳鸣,苏沐澄叹了口气,拍了拍下身的裙子慢慢退到了一旁,就这样让出了通往內殿的道路。

  “黄少天,要去你就抓紧时间。”

  话音未落完,面前一阵风,刚刚还在口若悬河的人已经不见了。

  “沐橙姐姐,这样就放过他真的可以么?”

  戴妍琦一脸不甘心,将自己的头埋在苏沐澄怀里摩擦几下。

  苏沐澄无奈地笑了笑,手抬起来揉揉戴妍琦的头,望着飞速缩小的身影,眼神深邃,缓缓说道:“我也不想的啊,可谁让有些人,按捺不住了呢~”

——————————

  上代斗神一叶之秋向仙帝请命退离战场后便任了个闲散职位,安居在这一方杏欣阁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更是不管外事。据传他平日闲来无事,便一时兴起手植下一阁杏花,还因此平白得了个杏花仙的称号。

  杏花红薄白浅,虽比不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却自是一天风露,杏花如雪。杏花淡香被吹散开来,不知为何却愈发绵长,缠绕过黑长的发丝,然后依依不舍地蹭过花下白衣人的唇珠,才含泪渐渐消渳于尘世。

  白衣人悠闲地躺在摇椅,书页挡住了上半边脸,似是小憩中,月白色衣袂随着椅子的摆动而来回飘动,杏花疏影里,纵无人吹笛,依旧是岁月静好。

      “老叶?老叶老叶老叶!”

  声音霎时间打破了宁静,杏花落到湖的眼眸,激起层层涟漪。

  白衣人唇角浅浅一弯,又立即恢复,仿佛刚才不过是错觉一般。手指抬起轻轻撩开书页一角,眼睛向外一瞥,看见黄少天的身影后立刻放下,不管旁边声音如何喧躁,他自兀然不动。

  “老叶,杏花都开了,你喜不喜欢?”

  “老叶,你睁眼看下我嘛,你瞧。”

  “老叶~老叶~”

  黄少天一只手扒住摇椅的顶端,轻轻摇动着椅子,另一只手悄悄抬起想要拈住书页,将碍眼的书本去掉,只是还未等他碰到,就被白衣人打了一下。

  黄少天捂住被打的那只手,神情委屈地道:“老叶,你还在生气啊。”

  叶修已随手将书扔在一旁,他打了个哈欠便直起身来,目光却连一丝都未给予黄少天,淡淡道:“有什么好生气的。”

  黄少天是不信的,他绕到叶修身前,他刚到叶修便站了起来脚步一动,转过身去,只留给黄少天一个后脑勺。

  黄少天:“......”

  黄少天:这叫没生气?

  黄少天两指勾起叶修披散开的发丝,绕着自己的手指成圈,眼里写满千般万般的委屈,道:“老叶,那什么鬼未婚妻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们蓝雨向来是在仙界边界上驻守,千百年不回来一趟,这未婚妻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我能怎么办,我也很委屈啊。

  身为前任斗神,叶修自然清楚这些事,如今仙界承平日久,这些军团的战神也个个都闲的要命,但是这些武神们通常都最烦仙界中心里的尔虞我诈,恨不得举家都搬到边界。

  但心里清楚是一回事,别的又是另一回事。

  叶修笑了笑:“那你那未婚妻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这么好运砸你头上去了?”

  黄少天连忙怒道:“谁知道仙帝那老王八发什么神经!忽然来这么一出赐婚的把戏!”

  说罢,还像是不解恨,脚狠跺地,踩了好几下才罢休。

  叶修有些懵:“...老王八?”

  黄少天恨极咬牙:“对!他们一家都是王八!”

  叶修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你这一骂可是连自己都没放过啊。”

  黄少天有些没跟上叶修的脑回路,还没理清思路就只听叶修又说,“仙帝想来也没什么恶意,那这件事就先放过你。”

  黄少天被叶修的突然转变弄得莫名其妙,但心里明白叶修大概是不生气了,一双眼睛便明亮了起来,似晨光流泻。

他将叶修颈后的发丝扫在一旁,露出底下白润修长的脖颈,嘴唇轻轻靠近,呼出的气息微烫,染红身下人的耳垂。他轻声说:“叶修,我只喜欢你!只爱你!  一颗真心都捧出来给你!”

  叶修一把推开黄少天,面色如常,只是指间却微微颤抖,出卖他心底的波澜。

  叶修目光漂移向远方:“挺好看的。”

  黄少天:“什么?”

  “我说杏花。”

  黄少天笑了,虎牙露出增添了几分少年的稚气,他盯着杏花下耳垂微红面上却一派淡定的人,大声道:“我也觉得特别好看!”

 
 

小剧场
    叶父:没错,我就是那老王八。
    叶修:额...那我是...
黄少天:【惊恐】岳父大人我错了!

2.
黄少天:没错,我才是杏林高手。
    叶修:没错,你才是杏花仙子。
    众人:......
 

 

 

【轰出】《替身》

前言:1.这篇文真的是轰出!!!以及这篇文纯属臆造!!小天使是那么坚强的人轰总是那么强势的人!这篇文这样的情况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全是妄想!!
2.兽人的设定借鉴了小说,还有部分是来自于abo。
3.雷点:替身梗,小胜在一次作战中牺牲。

——————————————————

夕阳的余晖携杂着海风咸湿的味道吹上深蓝色的窗帘,无法前进的海风抗议地将帘子吹开一丝缝隙。阳光试图从缝隙钻入一探究竟,但也许是那缝隙太过狭窄,偶然溜入的一缕光芒还没来得及移动一步,便被接踵而至的黑暗吞没,尸骨无存。 

  钥匙穿过锁芯,转动,啪的一声在一片只有轻微喘气声的黑暗之中像是被放大了千百倍,屋子里是人似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一阵铁链相互摩擦的声音传来。

    男人关上门,他没有打开灯,黑暗似乎无法阻挡他正常视物,野兽一样竖起的眼瞳在黑暗中发着悚人的光。 

  "啊...小胜你回来了啊....."  绿谷伸出双臂四处摸索试图在黑暗之中找寻到男人,他竭力睁大眼睛似乎这样便可以寻到自己的目标,但作为一个亚兽,他始终没有兽人那样的眼力,无法做到在黑暗里视物,因此他最终抓到的除了一贯的黑暗外,空无一物。 

  "小胜...小胜...你在哪里啊?我找不到你了...."像个孩子一样,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事物,他的声音甚至带上了些许的哭腔,"你不要闭眼啊...那样我找不到你啊...."

   "爆豪"没有回答,但他紧紧的握住了绿谷的手。绿谷感受到手上的力度,开心地笑了,尽管他的手脚都被冰冷的枷锁给束缚住,他依旧笑得像是太阳一样,那么的温暖那么的...令人心碎... 

  虽然,他已经太久没有见过真正的阳光了。

    绿谷的手环上"爆豪"的脖颈,拉着"爆豪"靠近自己,而"爆豪"也如同绿谷所盼望的那样,身体向绿谷的方向倾去。

   绿谷将嘴唇贴近"爆豪"的右耳边,他垂下眼眸,掩盖住自己都不明白缘由的晦涩,然后微声说:"小胜真是听话啊..."

    微热的气息吹上"爆豪"的右耳,兽人的耳朵一向是敏感点 ,一感到亚兽的气息的热度那里便立刻染成了一片通红,而与耳朵相反的是"爆豪"的脸色,令人心惊的苍白。

    "爆豪"突然动了起来,他一下将绿谷扑倒在地,一只手细心地护住绿谷的后脑,另一只手熟练地解开绿谷上衣的扣子。

   全身只有那一件大码长衬衫,然而绿谷很快连那一件只能稍稍蔽体的衬衫都失去了。

    尽管两人已经在一起多年了,但脸皮薄的他直到现在还是会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只能用手遮挡住泛着潮红的脸颊。

  绿谷的身体其实并不像大多数亚兽那样的白嫩,战场之上刀剑所指也从来不会区分是兽人还是亚兽,往往是新的皮肉还没长出,新的伤痕就已经覆盖了旧的伤,层层叠叠的伤疤到处都有,甚至有一道伤疤从左胸向下一直到大腿,几乎覆盖了半个身躯,触目惊心。这是一个军人永不褪色的纹章。

  "爆豪"轻轻抚摸上绿谷的那道长长的伤疤,这道伤当初几乎要了绿谷的命,他到现在都忘记不了,当看到那鲜红的液体浸透了深绿色的战斗服的绝望,但让他更加绝望的是——绿谷在终于昏迷之前说"不要管我"时眼中透露出的一片死灰。

  "爆豪"的眼中闪过一丝腥红,兽人充满侵略性的气息被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绿谷的身体开始不自主地颤抖了起来,无关情欲,只是亚兽对兽人来自于天性的本能服从。

   独属于亚兽的香甜气息从腺体里释放出来,甜腻的味道争先涌进兽人的口鼻,不断刺激着他的各个神经。

   “哈...小胜..." 

  “爆豪”突然捂住绿谷的双眼,下一秒,两人温软的嘴唇相互接触。  这真的是一个不含有任何情欲色彩的吻,温柔,珍重已经无法用来形容,那像是一个背负着沉重的行囊,徒步走过飞雪与霜,翻越荆棘草长,奔赴了万里来到耶路撒冷的朝圣者,终于见到大教堂正中散发着圣母光辉的玛利亚,颤巍巍地跪下,留下泪水,是那样的虔诚。小心到甚至如履薄冰。

    绿谷突然觉得有一种莫大的惶恐占据了他整个的心脏,他似乎是站在天台的边缘,喧嚣的风使他稳定不住脚步,只要风再稍微加强一些,他便会无情地坠落,然后粉身碎骨。 

  他用力的抱紧"爆豪",渴望以这种方式使自己心安下来。在绿谷的记忆中,小胜从来不会拥有这样令人窒息的温柔,他是多么的骄傲的一个人啊,  他的温柔像是羞于登场那样,只会隐藏在表面上看似粗暴且鲁莽的行动之下,但绿谷却非常地庆幸,因为他仅有的温柔全部给予了自己。

  "爆豪"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缓缓却坚定地推开了绿谷。

  "抱歉了,绿谷。"

  啊,是轰的声音。

  也是绿谷世界本就崩塌的世界再一次毁坏的声音。

  已经崩塌了的东西即使再用胶水粘好,终有一天也会再次毁坏的。

  心大抵也是如此。

 

 

【all叶】末日尽头(一)

  世界观:全球动植物进化
人设属于虫爹,ooc全是我的

 
——————————————————

  韩文清皱着眉头将一把弹尽了的沙漠之鹰收到了挎包中,又从包的第二层夹层中掏出一个裹着厚厚的报纸的棍状物体,他把发黄的老旧报纸一层一层从外到里慢慢展开,他的动作很轻很轻,像是怕惊扰了什么东西。

报纸被全部打开,正中放置着一把尼泊尔军刀。弯曲的灰白色刀身上还有点点发干了的血迹,暗红的血迹不知是属于人类还是其他动物。

  韩文清直接拿包的外层的一层软布随便擦拭了刀身几下,便将没有刀鞘的军刀插到了腰间,又把报纸塞到了挎包里。丛林里的树枝水分太多,用这些久浸雨水的树枝生火简直比登天还难,这些干燥的老报纸倒是被火机一点就着,当火引子好用的很。

  韩文清抬头看了看天,进入这个热带雨林里的第三天,他带的价值百万的手表与微型卫星定位仪之类的电子仪器全部失效,甚至连花高价从黑市里购进的指南针都只会来回转个不停。

  他在热带雨林里执行任务并不是一次两次了,早三天之前他就完美地取到了任务的目标,却没有想到,微型导航仪器竟然在这种时候出了问题。

   有过沙漠或者雨林探险经验的人自然知道,在这种东西南北都分不清的环境里,导航的仪器坏掉到底是什么概念。

  土生土长的村民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在没有任何辅助器具的条件下走出这一片自然造就的广大迷宫。

  天快黑了。

  韩文清在两棵高大的芭蕉树间搭了一个吊床,以防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来临的雨,他便用芭蕉叶在上方挡了挡,形成一个遮雨的叶伞。

   他坐在火堆旁,闭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脸上没有迷路者常见的迷茫与恐惧,只是安静地坐着,不时向火堆里填一些木柴,有点湿的木柴一添进去就发出一种哧哧声,恰好掩盖了藤蔓粗大的身躯在枯枝落叶上沙沙的移动声。

  “这次任务回来,就退役。”

  手伸向军刀。

  “你说真的?”

  声音渐近。

  “嗯。”

  他握住刀柄,猛一睁眼。

  真的。
 

 
———————————————

 
  “前辈,定位系统彻底瘫痪了。”

  喻文州罕见地没有摆出公式化的完美笑容,但让叶修内心愈加烦躁的不仅仅是他那沉重到仿佛哀悼一样的表情,还有他省略的后半句话

  ——韩文清...怕是凶多吉少。

  气氛低沉到可怕,喻文州突然发现一种压抑感缠上自己的双腿,让他不能移动半步。

  不再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玻璃桌面,叶修忽然站起来,他挑了挑眉,道:“文州,你这什么表情啊?”

他的两根食指成v型伸开,分别扯住喻文州两边脸颊,将喻文州的嘴唇扯成一个了微笑的形状。

  而后细长的手指又抚上喻文州衣领,将他内翻的衣领重新摆正。

   他故作正经地摇了摇头,用痛心的语气深深叹道:“唉!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啊!”

  喻文州愣了下,兴许是没料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叶修说不注意形象,真是一时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自觉已将心头的乌云扫到了一边,他道:“是,前辈,我实在太不应该了,已经做出深刻反省。”

  叶修见后辈这么配合,一边嗯了两声一边点点头,以此来表达他对小伙子知错能改精神的高度赞扬。

   拳头轻轻锤上喻文州的左胸,微不足道的力道透过一层白骨血肉交织的屏障却恍然变成千斤,狠狠击中喻文州的心脏。

   “而且...“ 叶修忽然一笑,语气中带着莫名的骄傲,”就老韩那家伙还用得着我们瞎操心?”

   喻文州倒了杯水给叶修,他接过玻璃杯,冰凉的液体浸润了干燥已久的嘴唇,叶修舔了舔唇,然后道:“现在情况怎么了?”

  “基地里没有大型植株,只是应付周边的变异种,而且...“喻文州顿了顿,”少天和张佳乐之前去试探就发现了,虽然这些变异草木进化已经向某个领域专项进化了,但至少在没有发生进一步进化,彻底改变自己身体组织构成前,火依旧是对付他们的最好武器。”

  叶修啧了一声,“可这怎么灭火也是个麻烦事啊。”

  如今变异种无论是高度还是直径都是普通时代的数倍,而且大多树种依旧群居,这一旦烧起来,可不比火烧山林的势头小,很有可能也会牵连到基地。

  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所以现在最好尽量用热武器了,还好某人不习惯用这些东西,只喜欢抢不喜欢用,我们现在仓库里可是还满着的呢。”

  叶修咳嗽两声,“张佳乐同志可是个弹药专家呢。”

  “好吧我知道他的弹药都是自己特制的,但是我可没让你们不用!”

   喻文州捏捏叶修的耳垂,笑眯眯道:“那你是承认你喜欢抢喽?”

  叶修忽然反应过来一把推开喻文州,然后免费赠送了他一个白眼,“你个心脏!”

  “不敢当不敢当,远不及前辈。”

  叶修瞥了眼喻文州,然后赞同地点点头,“你有这个自觉挺好的,年轻人。”

 
——————————————

  喻文州的背影模糊在逐渐闭合的金属门外,叶修看着最后的一丝缝隙终于消失。
 
  他倚上冰冷的门壁,或许是因为那里传过来的温度太过冰凉,凉透了心,他忽然就想点根烟,一个人慢慢抽,但掏了掏裤袋,结果只看见几张红票子,还是五毛的那种,他这才想起来和那人说好禁烟,芙蓉王全给一股脑交出去了。

  他很想骂上几句,却又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于是话到嘴边出来却成了一声短暂的叹息。

  “真累啊。”

    他想。

  但嘴边挂着的笑容让他看起来依旧是那么没心没肺,好似就连“末日”,也丝毫无法将他的内心染上丁点不安与恐惧的色彩。

    只是这变化像骤来的暴风雨,太过突然,太过猝不及防,让还没从晴光朗照中缓过神来,便又立即身处疾风暴雨之中的他感到有些力不从心罢了。
  
——————————

门外。

   本该远去的人此时却站在门外,背微弓,一只手成拳状抵在门上,另一只手狠狠抓着胸前,似是在承受莫大的痛苦。

    那是左胸第二根肋骨再往里三寸的地方,喻文州知道叶修没有用多大力气,但他却觉得那里却痛得像要撕裂一样。








————门里人为了门外人笑,门外人为了门里人哭。
 

  ——————门里门外的都是傻子
 

我还是很喜欢你2.0版

文笔差请轻喷。 还有给喻队的那句写完才发现更像是写给肖时顷的,但是写的时候是取得索克萨尔银武【灭神的诅咒】之意,想了想还是没改。 人太多了tag只打了几个。

1.我还是很喜欢你,像荒火碎霜相生相依,不问终极。——至周泽楷
2.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三月春风献冰雨暖意,青城环溪。——致黄少天
3.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沧海无量天地无极,余生唯一。——致方锐
4.我还是很喜欢你,像烟雨入城风舟同济,此枝可依。——致楚云秀
5.我还是很喜欢你,像秋岚化雪沐风而去,不可皈依。——致苏沐秋
6.我还是很喜欢你,纵海倾日吞乘风沐雨,不理朝夕。  ——致苏沐橙
7.我还是很喜欢你,若烟花缭目炸作繁花血景,莫负于行。——致张佳乐
8.我还是很喜欢你,像诸天神灵烬灭后魂魄归西,咒灭缘起。——致喻文州
9.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一叶泛水知得秋期,终窥龙回天际。——致孙翔
10.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星辰灭绝后晨光微熹,万千爱意。——致王杰希
11.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你拳风破开暮日与晚夕,所向披靡     ——韩文清
12.我还是很喜欢你,像寸寸相思难成灰烬,春心不弃。     ——致乔一帆
13.我还是很喜欢你,纵山转石转蒲苇依依,妾心不移。     ——致张新杰
14.我还是很喜欢你,若长夜未央逢山鬼泣,刻骨铭心。     ——致李轩
15.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星河淡云轻舟故里,烟寒绿凝。     ——致唐柔
16.我还是很喜欢你,若春意簌簌梨花落雨,落花狼藉。——致于锋
17..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你风华虽老意气未尽,再战一曲!   ——致魏琛
18.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沉眠一夏日中却醒,到底意难平!   ——致孙哲平
19.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楼兰尽破衡阳燕去,斩尽留意。——致楼冠宁
20.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你伞下千机九九归一!——致给你,最了不起的你!!叶修!!!

我还是很喜欢你

1.我还是很喜欢你,像荒火碎霜相生相依,不问终极。——至周泽楷
2.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三月春风献冰雨暖意,青城环溪。——致黄少天
3.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沧海无量天地无极,余生唯一。——致方锐
4.我还是很喜欢你,像烟雨入城风舟同济,此枝可依。——致楚云秀
5.我还是很喜欢你,像秋岚化雪沐风而去,不可皈依。——致苏沐秋
6.我还是很喜欢你,若烟花缭目炸作繁花血景,莫负于行。——致张佳乐
8.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一叶泛水知得秋期,终窥龙回天际。——致孙翔
9.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星辰灭绝后晨光微熹,万千爱意。——致王杰希
10.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你拳风破开暮日与晚夕,所向披靡。——致韩文清
11.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你伞下千机,九九归一。                   ——致给你,最了不起的你——叶修!!!!

很久以前想的的一句话

  浩气凝世中,遗风万古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