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僵尸

【all叶】末日尽头(一)

  世界观:全球动植物进化
人设属于虫爹,ooc全是我的

 
——————————————————

  韩文清皱着眉头将一把弹尽了的沙漠之鹰收到了挎包中,又从包的第二层夹层中掏出一个裹着厚厚的报纸的棍状物体,他把发黄的老旧报纸一层一层从外到里慢慢展开,他的动作很轻很轻,像是怕惊扰了什么东西。

报纸被全部打开,正中放置着一把尼泊尔军刀。弯曲的灰白色刀身上还有点点发干了的血迹,暗红的血迹不知是属于人类还是其他动物。

  韩文清直接拿包的外层的一层软布随便擦拭了刀身几下,便将没有刀鞘的军刀插到了腰间,又把报纸塞到了挎包里。丛林里的树枝水分太多,用这些久浸雨水的树枝生火简直比登天还难,这些干燥的老报纸倒是被火机一点就着,当火引子好用的很。

  韩文清抬头看了看天,进入这个热带雨林里的第三天,他带的价值百万的手表与微型卫星定位仪之类的电子仪器全部失效,甚至连花高价从黑市里购进的指南针都只会来回转个不停。

  他在热带雨林里执行任务并不是一次两次了,早三天之前他就完美地取到了任务的目标,却没有想到,微型导航仪器竟然在这种时候出了问题。

   有过沙漠或者雨林探险经验的人自然知道,在这种东西南北都分不清的环境里,导航的仪器坏掉到底是什么概念。

  土生土长的村民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在没有任何辅助器具的条件下走出这一片自然造就的广大迷宫。

  天快黑了。

  韩文清在两棵高大的芭蕉树间搭了一个吊床,以防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来临的雨,他便用芭蕉叶在上方挡了挡,形成一个遮雨的叶伞。

   他坐在火堆旁,闭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脸上没有迷路者常见的迷茫与恐惧,只是安静地坐着,不时向火堆里填一些木柴,有点湿的木柴一添进去就发出一种哧哧声,恰好掩盖了藤蔓粗大的身躯在枯枝落叶上沙沙的移动声。

  “这次任务回来,就退役。”

  手伸向军刀。

  “你说真的?”

  声音渐近。

  “嗯。”

  他握住刀柄,猛一睁眼。

  真的。
 

 
———————————————

 
  “前辈,定位系统彻底瘫痪了。”

  喻文州罕见地没有摆出公式化的完美笑容,但让叶修内心愈加烦躁的不仅仅是他那沉重到仿佛哀悼一样的表情,还有他省略的后半句话

  ——韩文清...怕是凶多吉少。

  气氛低沉到可怕,喻文州突然发现一种压抑感缠上自己的双腿,让他不能移动半步。

  不再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玻璃桌面,叶修忽然站起来,他挑了挑眉,道:“文州,你这什么表情啊?”

他的两根食指成v型伸开,分别扯住喻文州两边脸颊,将喻文州的嘴唇扯成一个了微笑的形状。

  而后细长的手指又抚上喻文州衣领,将他内翻的衣领重新摆正。

   他故作正经地摇了摇头,用痛心的语气深深叹道:“唉!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啊!”

  喻文州愣了下,兴许是没料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叶修说不注意形象,真是一时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自觉已将心头的乌云扫到了一边,他道:“是,前辈,我实在太不应该了,已经做出深刻反省。”

  叶修见后辈这么配合,一边嗯了两声一边点点头,以此来表达他对小伙子知错能改精神的高度赞扬。

   拳头轻轻锤上喻文州的左胸,微不足道的力道透过一层白骨血肉交织的屏障却恍然变成千斤,狠狠击中喻文州的心脏。

   “而且...“ 叶修忽然一笑,语气中带着莫名的骄傲,”就老韩那家伙还用得着我们瞎操心?”

   喻文州倒了杯水给叶修,他接过玻璃杯,冰凉的液体浸润了干燥已久的嘴唇,叶修舔了舔唇,然后道:“现在情况怎么了?”

  “基地里没有大型植株,只是应付周边的变异种,而且...“喻文州顿了顿,”少天和张佳乐之前去试探就发现了,虽然这些变异草木进化已经向某个领域专项进化了,但至少在没有发生进一步进化,彻底改变自己身体组织构成前,火依旧是对付他们的最好武器。”

  叶修啧了一声,“可这怎么灭火也是个麻烦事啊。”

  如今变异种无论是高度还是直径都是普通时代的数倍,而且大多树种依旧群居,这一旦烧起来,可不比火烧山林的势头小,很有可能也会牵连到基地。

  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所以现在最好尽量用热武器了,还好某人不习惯用这些东西,只喜欢抢不喜欢用,我们现在仓库里可是还满着的呢。”

  叶修咳嗽两声,“张佳乐同志可是个弹药专家呢。”

  “好吧我知道他的弹药都是自己特制的,但是我可没让你们不用!”

   喻文州捏捏叶修的耳垂,笑眯眯道:“那你是承认你喜欢抢喽?”

  叶修忽然反应过来一把推开喻文州,然后免费赠送了他一个白眼,“你个心脏!”

  “不敢当不敢当,远不及前辈。”

  叶修瞥了眼喻文州,然后赞同地点点头,“你有这个自觉挺好的,年轻人。”

 
——————————————

  喻文州的背影模糊在逐渐闭合的金属门外,叶修看着最后的一丝缝隙终于消失。
 
  他倚上冰冷的门壁,或许是因为那里传过来的温度太过冰凉,凉透了心,他忽然就想点根烟,一个人慢慢抽,但掏了掏裤袋,结果只看见几张红票子,还是五毛的那种,他这才想起来和那人说好禁烟,芙蓉王全给一股脑交出去了。

  他很想骂上几句,却又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于是话到嘴边出来却成了一声短暂的叹息。

  “真累啊。”

    他想。

  但嘴边挂着的笑容让他看起来依旧是那么没心没肺,好似就连“末日”,也丝毫无法将他的内心染上丁点不安与恐惧的色彩。

    只是这变化像骤来的暴风雨,太过突然,太过猝不及防,让还没从晴光朗照中缓过神来,便又立即身处疾风暴雨之中的他感到有些力不从心罢了。
  
——————————

门外。

   本该远去的人此时却站在门外,背微弓,一只手成拳状抵在门上,另一只手狠狠抓着胸前,似是在承受莫大的痛苦。

    那是左胸第二根肋骨再往里三寸的地方,喻文州知道叶修没有用多大力气,但他却觉得那里却痛得像要撕裂一样。








————门里人为了门外人笑,门外人为了门里人哭。
 

  ——————门里门外的都是傻子
 

【all叶】荣耀监狱的二三事(一)

♡all叶主黄叶
♡作者逻辑君与文笔君离家出走打荣耀去了
♡可能ooc注意

∧∧∧∧————————————————————

  湿润过头的过头的空气混杂着像是动植物腐烂的臭味不可避免地被黄少天吸收入肺,恶心的味道让黄少天几次胃流上翻想要呕吐,叫不上名字的黑色蜘蛛张开八条毛腿一动不动趴在蛛网上,黄少天克制着自己抬头的欲望,尽管他感到有无数炙热的目光从他的正上方无情投射而来,简直就像无数把悬在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墙壁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砌的,在黯淡发黄的壁灯的照耀下竟然隐隐反光,不是金属遭到照射后反出的冷光,而是有点类似玉石的润泽,但奇怪的是,整个墙面看上去并不光滑,反而就像一块纱布那样粗糙而磨手。

  黄少天身子不斜,依旧与墙面垂直,只是靠到一边,用眼粗略地测量着余宽。狭窄的过道只比成年男子的肩膀宽上七八公分,但绝对不能塞进第二个成年人。

  虽然黄少天已经尽可能最大努力地调整自己的步伐,但那一瞬的微顿还是让身前这个经验丰富的老兵给察觉了出来。

  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然后像所有谍战剧里的脑残反派一样趾高气扬地对眼前这个据说十三岁就到国家情报局内网里溜达了一圈人称剑圣的天才黑客,只是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然后用手背抹去了眼角流出来的生理性泪水。

  无法判断这人到底发现了没有, 黄少天愣了那么一下,目光不知为何有一瞬落在了他擦去泪水的那只手上,紧接着就有些尴尬地转移了视线。

  在狭窄的空间里,任何细微的声音都会被放大数倍,人也会不由自主地放大自己的听觉与嗅觉,以收集信息的方式来补充安全感。

  但此刻黄少天脑子里就像四面八方都安装了一台立体环绕式音响,齐齐播放着刚才男人慵懒的哈欠声,还是单曲循环,黄少天觉得自己脑子一定是坏掉了,否则怎么会觉得那声音...诡异的有一丝性感......

  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前面的脚步声乍停下来,黄少天也顿时从自己的脑海里脱离出来。

  男人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简直眼花缭乱,在黄少天还没分清他拿的哪一个的时候只听见一声卡擦声锁就开了。

  锁和墙壁是同一材质。

  这还只是第一层锁,男人拉开电子密码锁的门,之后男人陆陆续续输入了好几层密码,最后经过瞳膜扫描认证,这大门才终于叮一声响,从中间分离。

  黄少天看得目瞪口呆,这开门过程比结婚被新娘姐妹集体拦住还要凶残好几倍啊。那这里面关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黄少天咽下一口唾沫,他开始反思,自己当初为毛接下这个任务啊。

  但这世界上从来都是没有什么后悔药的,有的不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就是没到桥头他先弯 。

  那头男人早就重新把电子锁的门锁好,走了进去。

  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意思是让他快跟上来。

  黄少天连忙跟了过去,只是这次不是跟在男人身后,而是与他并列着。男人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却没有说些什么。

  黄少天又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进来时的大门已经关上了。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遇见其他的人,冷清过了头,黄少天感觉有些不对劲,于是偏过头看向男人开口询问。

  男人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笑了笑,说:“今天这里就哥一个狱警。”

  黄少天被男人突然一笑给弄懵了,立马转过头去,傻傻地问:“那其他的犯人呢?”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的sb,谁家犯人没事出来逛街啊!

  男人噗地笑了出来,黄少天被自己弄得尴尬不已,耳朵整个都比那猴子屁股还红,男人下意识摸了摸裤腰口袋,但是好像什么也没摸到,于是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个狗尾巴草,叼在嘴里。

  黄少天又问:“哎哎哎!!!!你这狗尾巴草哪来的啊?”
 
男人虽然嘴里还叼着东西,说起话来却好不费事,一看就是练了多年,“摘的!”

  "不是啊啊啊,我是问你怎么拿出来的啊!!!?"

  男人直接翻了个白眼,"当然是用手拿出来的!"

  黄少天:"......"

  黄少天:"哎哎哎!那那你叫什么啊?"

  男人这次直接没理他,黄少天表示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喂!小鬼,你磨蹭什么呢?都到了不快过来!”

  黄少天十分不情不愿迈着小碎步以龟速走了过去。

  走过去黄少天发现是间屋子,无论是外面还是里面,除了大了一点,但就跟普通宾馆没什么两样。

  “这...原来我们住的...不是铁栅栏啊?”

  黄少天在进来前一直以为他要住的是铁笼子,吃的是猪不食,喝的是自来水,过得是狗不如,为此还向组织要了大笔精神损失费,现在知道了竟然是这样...他...也没什么惭愧。

  闻言,男人笑了笑,“铁栅栏?那可困不住那些人。”

  “哦,对了,日常的事你去找201室的喻文州,我可不想带小屁孩。”

  黄少天怒目,什么叫小屁孩,他成年了好么!不就比他高那么一丢丢么有什么好骄傲的!

  “哦,还有...”

  男人咧嘴一笑。

  “叶修。”

  黄少天一愣,仿佛眼前有万千星辰 。

  “我叫叶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