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僵尸

愿得青丝共白发(一)

  之前萌战写的一篇,写的不怎么样,可能ooc

——————————————————————————————

  又是一年秋去冬至,长安城今年似乎比之往年寒冷了不少。不过才刚刚冬至,长安大街上便冷清了许多,平日里时常盘旋在街头不绝于耳的叫卖声此时已经听不到了。

  只有十几个穿着一层薄薄棉衣的小贩,他们无一例外嘴唇都冻得发紫,缩着脖子还时不时从喉咙里挤出一声低沉发颤的呜咽。

  街上大部分客人大多是中年的操持家务的妇女。

  而就算在这种冰寒彻骨的天气下,他们在挑好菜之后还不忘记与同样冻得发颤的小贩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讨价还价。

  冷冽而刺骨的冬风像是见缝就扎的钢针,直往黄少天身上扎去,他直接坐在地上,前面就是他自己拜的小地摊 ,地摊上摆的大多都是秋天囤起来的蔬菜,还有一些就是自己腌的咸菜之类的。

  由于太冷,黄少天两手环膝,身体蜷缩近似一个球状,渴望以这样的方式来获取一丝一毫的温暖。

  “喂!这菜怎么卖?”

带着成年男子独有的磁性,宛若古琴,深沉而高雅,恰到好处地带着一丝慵懒。

  似乎终于有生意找上门来了,黄少天抬起头来,脸上的污黑模糊了黄少天的样貌,也看不出他的表情是欣喜还是平静,唯一能够看见的,只有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正在闪着明亮的光芒。

  “一文钱一斤。”

男人嘴角噙笑,突然蹲下,不顾惜垂到地面的衣角沾染了灰尘。

  他收起左手的纸扇,扇骨合一,他手一摆,扇骨搭上黄少天的膝盖。

  黄少天皱了皱眉,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男人嘴唇轻启。

  “喂,小鬼,要不要跟我走啊?”

  男人突然咧嘴一笑。

  黄少天盯着男人的脸,他的五官并不是多么出彩,脸庞甚至还有些微胖,但当他笑起来的那一刻,黄少天不知为何,觉得一直无情刮在他脸上的冷冽冬风都带上了滚烫的热度。

  黄少天瞪大眼睛,风吹翻他的刘海,同时拂过男人披散的发丝。被风扬起的发丝有几根调皮地碰上了黄少天的脸颊。

  有些痒,像是痒到了心底。

  黄少天动了动,有一种缩住脖子的冲动,但最终只是挪了下身子。

  是错觉么?

  总觉得空气里缭绕着一种香气。不甜,不腻,类似清晨时的青草的味道,黄少天就是莫名地觉得好闻他使劲抽动鼻子,想要闻清楚这是什么味道。

  男人见黄少天走神,哭笑不得,微微挑眉,手中扇子直拍上黄少天的头。

  “喂,小鬼,你这是无视哥啊!”

  “你说什么!!!?你才是小鬼!”

  回过神来的黄少天捂着自己头兀的站起来,两眼睁大瞪着男人,仿佛在控诉男人的恶行!

  男人不在意地站起来,整整比黄少天高了两个头的他坏笑着揉了揉后者的鸡窝头,“你见过这么高的小鬼么?”

  黄少天怒,“混蛋,不要嘲笑男人的身高啊!大叔!”

  叶·才十八岁就被叫作大叔的伪大叔真心脏·修内心呵呵,面带微笑地给了黄少天一个暴栗。

  黄少天吃痛地捂住头,表情扭曲。

  叶修无视向他摆出恶鬼一样表情的黄少天,自顾自地摇了摇扇子,说:“喂,小鬼,我是说真的,你以后跟着我吧。”

  那语气简直跟说“小妞,以后跟着爷我吧,有你吃香的喝辣的~”一样。

  黄少天被他的语气气得翻了好几个白眼。

  叶修半蹲下来,与黄少天相对视。

  “你要知道,这世上有些事,并不是你自己可以决定的。”叶修顿了顿,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就像现在。”

  黄少天低头,皱着眉,他知道在这里他不可能指望周围的这些人,他们自身尚且难保,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孩而惹上一堆麻烦事什么的,只有脑子抽的人的人才会去做。

  他又抬起头,仔细打量面前男人,男人身上的蓝色衣裳他看不出是什么质地,但价格总比他自己身上的麻衣短褐要高得多,腰间系一环形玉佩,男人的手细长而白皙,比他见过的任何一双手都更加白嫩好看,典型的十指不沾阳春水,能拥有这样的一双手的人,想来家内必定有权有势。

  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况且,黄少天有些自嘲地想,他自己能有什么被人惦记的呢。

叶修勾唇一笑。

  没想到黄少天竟然扭过了头去。

  叶修一脸讶异,这小子怎么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菜。”

  “什么?”叶修一脸茫然。

  黄少天别扭地指了指面前的那一堆。

  噗。

  叶修以扇抵唇,泄露点点笑意。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