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僵尸

【轰出】《替身》

前言:1.这篇文真的是轰出!!!以及这篇文纯属臆造!!小天使是那么坚强的人轰总是那么强势的人!这篇文这样的情况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全是妄想!!
2.兽人的设定借鉴了小说,还有部分是来自于abo。
3.雷点:替身梗,小胜在一次作战中牺牲。

——————————————————

夕阳的余晖携杂着海风咸湿的味道吹上深蓝色的窗帘,无法前进的海风抗议地将帘子吹开一丝缝隙。阳光试图从缝隙钻入一探究竟,但也许是那缝隙太过狭窄,偶然溜入的一缕光芒还没来得及移动一步,便被接踵而至的黑暗吞没,尸骨无存。 

  钥匙穿过锁芯,转动,啪的一声在一片只有轻微喘气声的黑暗之中像是被放大了千百倍,屋子里是人似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一阵铁链相互摩擦的声音传来。

    男人关上门,他没有打开灯,黑暗似乎无法阻挡他正常视物,野兽一样竖起的眼瞳在黑暗中发着悚人的光。 

  "啊...小胜你回来了啊....."  绿谷伸出双臂四处摸索试图在黑暗之中找寻到男人,他竭力睁大眼睛似乎这样便可以寻到自己的目标,但作为一个亚兽,他始终没有兽人那样的眼力,无法做到在黑暗里视物,因此他最终抓到的除了一贯的黑暗外,空无一物。 

  "小胜...小胜...你在哪里啊?我找不到你了...."像个孩子一样,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事物,他的声音甚至带上了些许的哭腔,"你不要闭眼啊...那样我找不到你啊...."

   "爆豪"没有回答,但他紧紧的握住了绿谷的手。绿谷感受到手上的力度,开心地笑了,尽管他的手脚都被冰冷的枷锁给束缚住,他依旧笑得像是太阳一样,那么的温暖那么的...令人心碎... 

  虽然,他已经太久没有见过真正的阳光了。

    绿谷的手环上"爆豪"的脖颈,拉着"爆豪"靠近自己,而"爆豪"也如同绿谷所盼望的那样,身体向绿谷的方向倾去。

   绿谷将嘴唇贴近"爆豪"的右耳边,他垂下眼眸,掩盖住自己都不明白缘由的晦涩,然后微声说:"小胜真是听话啊..."

    微热的气息吹上"爆豪"的右耳,兽人的耳朵一向是敏感点 ,一感到亚兽的气息的热度那里便立刻染成了一片通红,而与耳朵相反的是"爆豪"的脸色,令人心惊的苍白。

    "爆豪"突然动了起来,他一下将绿谷扑倒在地,一只手细心地护住绿谷的后脑,另一只手熟练地解开绿谷上衣的扣子。

   全身只有那一件大码长衬衫,然而绿谷很快连那一件只能稍稍蔽体的衬衫都失去了。

    尽管两人已经在一起多年了,但脸皮薄的他直到现在还是会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只能用手遮挡住泛着潮红的脸颊。

  绿谷的身体其实并不像大多数亚兽那样的白嫩,战场之上刀剑所指也从来不会区分是兽人还是亚兽,往往是新的皮肉还没长出,新的伤痕就已经覆盖了旧的伤,层层叠叠的伤疤到处都有,甚至有一道伤疤从左胸向下一直到大腿,几乎覆盖了半个身躯,触目惊心。这是一个军人永不褪色的纹章。

  "爆豪"轻轻抚摸上绿谷的那道长长的伤疤,这道伤当初几乎要了绿谷的命,他到现在都忘记不了,当看到那鲜红的液体浸透了深绿色的战斗服的绝望,但让他更加绝望的是——绿谷在终于昏迷之前说"不要管我"时眼中透露出的一片死灰。

  "爆豪"的眼中闪过一丝腥红,兽人充满侵略性的气息被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绿谷的身体开始不自主地颤抖了起来,无关情欲,只是亚兽对兽人来自于天性的本能服从。

   独属于亚兽的香甜气息从腺体里释放出来,甜腻的味道争先涌进兽人的口鼻,不断刺激着他的各个神经。

   “哈...小胜..." 

  “爆豪”突然捂住绿谷的双眼,下一秒,两人温软的嘴唇相互接触。  这真的是一个不含有任何情欲色彩的吻,温柔,珍重已经无法用来形容,那像是一个背负着沉重的行囊,徒步走过飞雪与霜,翻越荆棘草长,奔赴了万里来到耶路撒冷的朝圣者,终于见到大教堂正中散发着圣母光辉的玛利亚,颤巍巍地跪下,留下泪水,是那样的虔诚。小心到甚至如履薄冰。

    绿谷突然觉得有一种莫大的惶恐占据了他整个的心脏,他似乎是站在天台的边缘,喧嚣的风使他稳定不住脚步,只要风再稍微加强一些,他便会无情地坠落,然后粉身碎骨。 

  他用力的抱紧"爆豪",渴望以这种方式使自己心安下来。在绿谷的记忆中,小胜从来不会拥有这样令人窒息的温柔,他是多么的骄傲的一个人啊,  他的温柔像是羞于登场那样,只会隐藏在表面上看似粗暴且鲁莽的行动之下,但绿谷却非常地庆幸,因为他仅有的温柔全部给予了自己。

  "爆豪"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缓缓却坚定地推开了绿谷。

  "抱歉了,绿谷。"

  啊,是轰的声音。

  也是绿谷世界本就崩塌的世界再一次毁坏的声音。

  已经崩塌了的东西即使再用胶水粘好,终有一天也会再次毁坏的。

  心大抵也是如此。

 

 

评论

热度(8)